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洗墙灯 > 正文阅读

《倩女幽魂》浮躁时代“鸡肋”

发表日期:2022-05-04 04:12  作者:admin  浏览:

  聂小倩的故事来源于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于上世纪60年代被李翰祥导演首次搬上大银幕,80年代又经徐克、程小东三次打造,成为贤的经典形象更是深入人心,难以撼动。在这种情况下,新版《倩女幽魂》自开拍之日就已经背负起了“鸡肋”的宿命,但是从最终的成品来看,这却是迎合时代的“鸡肋”。

  在经历了两部《叶问》的票房大捷后,叶伟信俨然已经参透了商业片的精髓,于是在新版《倩女幽魂》中各种时尚流行元素层出不穷,美女、特效、情色、厉鬼……只要是题材范围内可以有的东西,他一个都没有放过,就连台词也相当现代,极尽暧昧挑逗之能事,令人捧腹的同时尽收喜剧效果。此外,新版在剧情上也做了颠覆性的改编,不但感情戏成为了纠结的三角恋,就连人鬼情的基础设置也成为了人妖恋,聂小倩从凄惨的女鬼转型成柔弱的小狐妖。虽然这种根本属性的改变多数是由政治文化环境所决定,九成不是导演和编剧的本意,但既然已经成为了事实,姑且也把它作为一种颠覆。而事实上,这一系列的改变最终也只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制作一部能在内地公映的商业娱乐片,并且借着“倩女幽魂”这个金字招牌尽可能多的吸引观众买单。

  从电影商品化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创作动机无可厚非,香港电影进军内地市场也不外乎是为了一个钱字,为的是能在更广阔的市场回收成本,赢取利润;而当下城市中心态浮躁的年轻白领也可以在影院中获得欢乐,这是一个各取所需的交易过程,也不存在贵贱对错之分。看过、笑过、忘过,出场之后立刻与朋友投入下一个活动项目,典型的快餐式娱乐时代便是如此,古天乐、刘亦菲等电影与明星对于城市中的大部分人而言也仅仅是一个消费品,能带来欢乐就已经足够。新版《倩女幽魂》在这个任务上无疑是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但是如果就电影艺术本身而言,这部《倩女幽魂》并没有在娱乐与艺术之间找到平衡,它所抛弃的东西恰恰是“聂小倩”这个故事中最宝贵的精华,这就不免令很多影迷们为之叹息。

  其实,无论是李翰祥的版本还是程小东的版本,它们都抓住了蒲松龄原著《聊斋志异》的核心,通过谈狐说鬼的手法来揭露当时社会的阴暗面,对腐败的政府与时代进行有力的批判,并且巧妙地展现出复杂的社会矛盾。可以说,李翰祥版是极其忠于原著的,通过宁采臣与燕赤霞的对话讲述了时代背景,发泄了角色身处乱世时的无奈;而程小东版则是在开头就通过乱世景象来进行白描,较之前者更符合电影的叙事手法。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也始终围绕着时代对人的迫害展开,燕赤霞退出江湖是因为受不了世人的势利和虚伪,隐居兰若寺的他,在人面前把自己当作是鬼,在鬼面前把自己当成是人,弄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而聂小倩虽然是鬼,却一心想重新做人,正是人与鬼之间的这种鲜明对比,勾勒并还原出了《聊斋志异》中那个啼笑皆非的荒谬世界,同时也突显出了宁采臣与聂小倩这段异空乱世真情的可贵。在把握住了故事的文学内核之余,再依靠不少幽默桥段以及当时的先进特效兼顾娱乐,这才是程小东版之所以能够超越李翰祥的前作,长久占据着经典地位的关键。

  叶伟信版《倩女幽魂》则遗憾在有颠覆之心,却没有立足之根。出于某种众所皆知的原因,他只能将故事放置在了一个架空的时代背景之中,小镇上的社会矛盾不仅没有像程小东版那样直白展现,也没有像李翰祥版那样通过话语来提点。这样一个充满魔幻色彩的虚拟环境在大量流于表层的娱乐元素夹击下,很难像老版那样营造出真正触动人心的情节点。

  记得程小东版的结尾处有一句台词:“其实做人,生不逢时,比做鬼更惨,你看前面,我们上路吧”。拍电影何尝不是?在这么一个娱乐化的浮躁时代,面对着这样一个神鬼题材,叶伟信能以商业娱乐片的标准完成影片,也算是不容易了,往前看,做好下一部作品才是真。